您是我一生的感动
作者: 田钦单位:湖北省随州市邮政分公司

   母亲是个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总是闲不下来,一辈子忙忙碌碌面朝黄土背朝天,八十五高龄了仍然整天如壮劳力样,在房前屋后挖地锄草,前段时间回去一看居然将门前原小学废弃的操场也开垦出来了,还种上了高产杂交菜,我们总也劝不住,母亲说在家坐不住,和隔壁的张婆婆二个守着一整座空荡荡的学校房子没事干,就是拉家常也没什么新话题,况且耳朵背听力差经常将话题主意弄得阴差阳错,甚至闹出不少笑话,年龄大了年轻点的都不愿搭话了,所以种点菜锄锄草更清静。

    我们兄妹六人小时侯都是母亲一手拉拉大的,父亲年轻时就在村里任村组干部,几十年来整天背着一副摸得发亮的土算盘和挎包呆在村里办公室,很少有时间顾及我们,队里集体做义务工时母亲从不敢耽搁一时半会儿,家里那么多张小嘴还等着母亲用工分换口粮回来充饥填饱肚皮。母亲生于三眼桥,长于三眼桥,也生活于三眼桥,辛勤劳作一辈子的农田菜园和猪牛羊几乎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千言万语难以言表她年轻时吃过的苦和受过的累。

    母亲虽然目不识丁,可说话来一套一套的,且富有哲理,她身材瘦小,有一张瓜子脸一双慈眉善目的眼睛,她为人随和从不和邻里乡亲红过脸,左邻右舍谁家缺东少西的,她总是解囊相助,母亲在娘家兄妹中排行老二,因为热情,比母亲小些的叔叔婶婶总是习惯叫她“郭二姐”,甚至有一些比她年长的也这样尊称着。

  母亲老了越来越唠叨,但给予我们更多的是关怀与照顾,在老家乡镇上班那会,每天下班回老家,多少次到家后将手提包随手扔在桌子上,也没跟母亲交待一声就出门到别人家串门去了,母亲耳背听不见,我懒得跟她讲,可每次她坐在漆黑的厅屋里都会等我回来,也舍不得把电灯燃上,为安全起见母亲总是把我的手提包放到我的床上,她担心儿子的提包放在厅屋不安全,曾经问过我包里装的什么东西,我说是单位的临时帐本,听说是帐本,母亲就象年轻时保管父亲的账本一样非常细心的爱护,每次回来只要看到我的提包放在厅堂里,她都会连忙转移到外人不易发现的地方藏起来。 

妈在,幸福就在!每次回来母亲总会在生活上变花样弄好吃的,生怕儿子饿着冻着,我喜欢母亲亲手做的酱豆,腐乳和千张,吃起来特别爽,色泽味道丝毫不比超市的瓶瓶罐罐差,母亲用臭豆腐饨鸡蛋算是我的最爱了,每次会用汤匙将碗里打扫一干二净。和母亲坐在一起只能听她一个人自顾自的没完没了,讲我们兄妺六个小时候的童年趣事,讲解放前姥姥姥爷舅舅们的困苦生活,讲父亲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童年,讲到父亲大公无私、秉公办事时总忘不了多唠叨几句要我多学父亲工作作风……因为母亲耳背,想打断她的话或插上几句是很难的,大多是静静的听着。母亲说我不爱收拾,“鞋子换的到处就是啊……,不节约用水漱口舀那么一大瓢水啊……母亲每次总是叮嘱我工作忙就别往家跑了,其实每个礼拜六她最盼望的是能见到自已儿子的身影,菜园的新鲜菜总会装上半个编织袋塞进车里,遇上下雨天,母亲也会打着伞穿着带有满是泥巴的雨靴弄些瓜果蔬菜,时间一直很短暂,每次上车走时,母亲总是那句“开慢点……”车子跑了老远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白发苍苍的母亲站在门口目送我的身影。母亲虽只是一个平凡质朴的农村妇女,但却是我情感世界中的一片蓝色天空!有妈妈的孩子,都可以回味,都有自己值得追忆的童年,一张妈妈的笑脸在家中守望,这个家是我永远的也走不出的守候。

小时侯,我们整天在外面玩外面疯,只有饿了累了的时候,才知道往家中灶台奔去,踏进家门槛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妈,第一句话,就是“妈........”。看到了母亲忙碌的身影,只有听到了她的应声,心才一下子安定下来,成家后母亲给予了更多的关怀照顾,因工作的忙碌不能及时回家我们做儿女的对母亲给与的厚爱和养育之恩心里永远感激不尽……

母爱绵绵,亲情依依!无情的岁月在母亲脸上刻下了道道皱纹,在母亲额头上留下了无法挥去也无法抹去的痕迹,可母亲对儿女们的爱仍然那样无私。世界上一切这爱那爱都是假的、空的,唯有母亲的爱才是真的、永恒的。

附件: